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飞机群组(www.telegram8.vip):每经专访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许宪春:今年GDP有望增5%~5.5%服务业会做出重要贡献

飞机群组(www.telegram8.vip):每经专访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许宪春:今年GDP有望增5%~5.5%服务业会做出重要贡献

分类:财经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每经专访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许宪春:今年GDP有望增5%~5.5%服务业会做出重要贡献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3-01 09:08:44

每经记者 张怀水    每经编辑 陈星    

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将于3月5日开幕。去年我国GDP增长8.1%,创近10年新高,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将为经济增长设定怎样的目标备受关注。

回顾2021年,从经济总量看,中国GDP连续第二年超过100万亿元,并突破110万亿元大关,占世界经济比重进一步上升,人均GDP已逐年接近高收入国家人均水平的“门槛”。

值得关注的是,进出口创纪录、工业生产强劲、消费稳步恢复成为这一年中国经济的“主旋律”。

去年末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也明确指出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

2022年中国经济增长有望保持在怎样的区间?政策上如何应对三重压力?拉动经济增长的“动力源”又将出现哪些变化和调整?

针对一系列疑问,《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在全国两会召开前夕专访了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创始主任许宪春。

NBD:2021年中国GDP同比增速创近10年新高,您如何评价去年的经济表现?

许宪春:2021年我国GDP增长8.1%,一季度同比增长18.3%,二季度增长7.9%,三季度增长4.9%,四季度增长4.0%,GDP同比增速逐季明显回落。其中,三季度经济增速放缓,主要是受2020年同期基数抬升,以及煤炭供给不足、电力短缺、芯片短缺、疫情散发、汛情等多方面扰动因素的影响。

总体来看,去年中国经济8.1%的增速是比较高的,在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的表现是最突出的。一方面中国疫情控制较好,经济得到较快恢复;另一方面也受2020年低基数的影响,尤其是2020年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全年增长2.2%,基数较低。

2021年我国GDP增长8.1%,为近年来最高水平

如果以疫情之前的2019年为基础,2020年和2021年两年平均增长5.1%,也体现了中国经济恢复增长的趋势。

NBD:您如何预判今年中国经济的表现?GDP增速能否超过6%?

许宪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当前经济发展面临三重压力: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我们看到,2021年尽管全年GDP增速较高,但呈逐季明显回落的走势。

特别是去年三季度,不仅受到疫情影响,还受汛情和各种偶发性因素的影响,导致经济增速回落比较快,四季度进一步回落,所以,经济增长呈现出明显的下行压力。

但是去年四季度,中国经济增速也有一些回升的迹象,比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9月份同比增长3.1%,到达全年低点,10~12月份增速逐步回升,12月份同比增速达到4.3%。这是国家采取了一系列稳增长政策措施之后所呈现出来的增速恢复迹象。

去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在9月份到达低点后逐步回升

综合来看,2022年中国经济增长面临较大压力,但也有回升的空间。我判断今年一季度、二季度GDP增速大概在4.5%~5%。下半年会进一步回升,三季度有望达到5.5%左右,四季度可能达到6%。预计全年GDP增速为5%~5.5%,且呈现前低后高的走势。

信息传输等服务业将继续保持高增长

NBD:您认为今年GDP增速低于6%,压力主要来自哪里?支撑经济的“动力源”有哪些?

许宪春:去年国家设定了6%以上的经济增长目标,我们超额完成了这一目标任务,这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我认为,2022年实现6%的经济增长有一定难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三重压力。

从生产角度来看,第二产业在2021年上半年的表现是比较好的,三、四季度开始转弱,特别是制造业和建筑业增加值增速回落较快。2021年建筑业增加值只增长2.1%,三、四季度均为负增长。2021年一季度制造业增加值增长26.8%,四季度回落到3.1%,回落了23.7个百分点。所以2021年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回落较快,带动了整个经济增长速度的回落。

制造业增加值增速在2021年三、四季度回落主要是受到煤炭供给不足、电力短缺、芯片短缺以及其他偶发因素的影响。今年在一系列政策的作用下,制造业增加值增速可能会有所恢复。如果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有所恢复,也会拉动建筑业增加值增速回升。

再看第三产业。在2017~2019年,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的年均增长速度超过20%,即便在疫情冲击最为严重的时候,2020年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该行业仍然实现了13.2%的正增长,拉动GDP增长0.6个百分点。

我们相信,2022年,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仍然会保持较快增长,对第三产业发展具有一定带动作用。与此同时,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住宿和餐饮业增加值两年平均增速仍然较低,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2022年这些行业还有进一步增长的空间。

2021年,第三产业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是最大的,2022年,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仍然会做出重要贡献。

NBD:疫情以来,多个行业遭遇较大冲击,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等服务业为何能逆势增长?

许宪春:这些服务行业能更好地满足疫情期间的社会需求,比如互联网大宗商品交易平台服务、互联网销售平台服务等。此外,疫情进一步激发了市场对在线教育、在线诊断、在线会议等服务的需求,促进了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的发展。今后,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等数字经济行业对经济发展的作用会进一步凸显。

随着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迅速发展,人类社会已经进入到数字化时代。在数字化时代,数字技术是核心技术,正在改变人类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创新和技术进步是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在现行的各种技术进步中,“数字化”是非常关键的技术,因为它具有广泛的渗透力和融合力,可以深入到经济社会的各个方面,同时对其他的技术进步也具有促进作用。

,

飞机群组www.telegram8.vip)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飞机群组内容包括telegram群组索引、Telegram群组导航、新加坡telegram群组、telegram中文群组、telegram群组(其他)、Telegram 美国 群组、telegram群组爬虫、电报群 科学上网、小飞机 怎么 加 群、tg群等内容,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电报频道/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

,

提高中低收入群体收入水平是稳预期关键

NBD:中国经济面临三重压力,您认为从政策层面该如何应对这些压力?

许宪春:预期转弱主要是指企业对经济发展信心转差,投资意愿下降;经济中的不确定因素导致居民信心不足、储蓄意愿提升、消费动力不足等状况。这既有长期以来经济发展中一些结构性矛盾的影响,也有近期不确定因素的影响。

从长期看,经济增速不断回落、人口红利逐渐减弱、资源约束变紧以及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回落对企业信心、居民信心产生影响,从而对未来固定资产投资和居民消费支出的增长产生影响,是预期转弱的重要原因。从短期看,经济增速回落、病毒不断变异、疫情反复,以及一些政策因素给企业生产经营带来不确定性,也是导致预期转弱的重要原因。

在需求方面,为促进消费,长期来看改善收入分配状况,切实提高中低收入群体的实际收入水平是根本手段,也是稳预期的关键。一方面,应注重保就业、保民生和保市场主体,加大失业保险支持企业稳岗力度,协同推进稳岗位防失业提技能增收入,确保居民收入保持持续恢复态势。

另一方面,可以积极提供和开发非接触、少聚集的消费项目;地方政府可以联合企业、平台发放消费券、优惠券等,开展多种形式的促销活动;还应积极挖掘乡村消费潜力,支持新能源企业下乡、加快推进电商平台向农村延伸发展并做好物流等配套体系的建设。

稳定居民预期,重点在于提高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同时,应加快完善常住地提供基本公共服务制度,推进基本服务供给改革,切实解决当前居民所面临的养老、教育、医疗等方面基本公共服务供给不足,无法满足需求的问题,全面保障居民各项基本需求,才能解决居民后顾之忧,稳定居民的信心和预期。

应进一步优化资源的配置效率,提高产能利用率,推动制造业增加值增速的进一步回升。在芯片等关键技术和零部件方面,应加快自主研发进程,突破技术制约,逐步减少进口依赖,提升我国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

NBD:数据显示,去年我国社零总额同比增速逐季下降,今年消费是否能迎来反弹?

许宪春:国家非常重视保就业、保市场主体,如果居民收入稳步提高就能够带动消费需求回升。但目前来看压力还比较大,疫情没有结束,人们的消费意愿没有完全恢复,简单来说就是不太敢消费。

今年的消费需求肯定会继续恢复,但恢复的程度有多大,能否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目前还存在不确定性。

但可以肯定的是,消费需求在未来的经济增长中会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因为三大需求中消费需求的占比是最高的,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是最强的。2020年因为疫情原因,消费需求出现了负增长,主要依靠投资需求来拉动经济增长。2021年,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65.4%,当然,消费需求贡献率的提高也与投资需求收缩有一定关系。

但今年,包括未来一定时期,消费需求发挥经济增长主引擎的作用不会改变。我们需要通过提高居民收入水平,缩小收入差距,尤其要让低收入群体收入提高得更快一些,才能带动消费率的提升和消费水平的提高。一方面把居民收入提上去,另一方面把消费倾向拉上去,消费需求在经济增长中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2021年我国消费有所恢复,未来一定时期,消费需求发挥经济增长主引擎的作用不会改变

把速度指标与质量指标匹配起来

NBD:中国已经迈入老龄化社会,老龄人口不断增加的同时,劳动年龄人口也在下降,这种人口结构是否会对经济构成影响?

许宪春:肯定是有影响的。老龄人口的数量在不断增加,劳动年龄人口和就业人员在不断减少,养老的负担就会越来越重。另一方面,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减少对经济增长中的劳动要素产生影响,近年来就业人口的减少应该是影响经济增速回落的因素之一。

当然,我们也需要转变思维方式——过去30多年的高速增长高度依赖资源环境和低成本劳动力,现在再过度依赖资源环境和低成本劳动力已经不太现实,所以应该适当降低经济增长预期。

如果预期太高,各个方面都非常紧张,不利于长期可持续发展。目前,应当保持经济平稳增长;从长期看,适当降低经济增长预期非常必要,要把着力点放在高质量发展上。

高质量发展阶段应该围绕着质量指标来确定增长指标,也就是说增长指标决定于质量指标。如果还只盯着速度指标,势必难以实现高质量发展。高速增长时代已经过去了,今后不太可能再回到高速增长了,要立足于高质量发展,把速度指标与质量指标匹配起来。

NBD:全国两会即将召开,您认为今年会有哪些关键词?您更关注哪些方面的话题?

许宪春:去年末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对2022年中国经济发展定下了基调,所以我认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应该是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背景下制定相关的具体目标和任务,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

就我个人而言,比较关注新经济、新动能的发展,比如信息传输、信息技术等数字经济行业的发展。因为它代表着未来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另外,数字化技术发展是推动数字化转型的源动力,对未来中国经济增长会有比较大的推动作用。

另一方面就是关注农村经济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要解决这一矛盾,就必须缩小城乡收入差距,农村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此外,我还关注养老的话题。中国的养老问题变得越来越重要,养老问题蕴含着巨大的潜力和市场空间,如何把养老产业做好,既能够让老年人老有所依,又能带动就业,激发经济新的增长潜力,很重要。

记者手记相信2022年中国经济会走出新亮点

回顾2021年,中国GDP连续第二年超过100万亿元,并突破110万亿元大关,占世界经济比重进一步上升,人均GDP已逐年接近高收入国家人均水平的“门槛”。全年GDP增速更是创近10年新高。

由于需求收缩、供给冲击叠加预期转弱,不少人对2022年中国经济心存担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了经济工作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但这并不意味着停滞不前。我国经济韧性强,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不会改变,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已经表现出强劲增长动力。我们相信,2022年中国经济不仅会走得稳,而且能走出高质量、走出新亮点。

记者:张怀水

编辑:陈星

视觉:蔡沛君

视频:韩阳

排版:陈星 王蜀杰

发布评论